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滴滴养猪(3):一个新的产业帝国展现在我面前

二狗复出,回归初衷

在创业过程中,总会发现现实与最初的规划有一定的差距,这个时候就需要对项目不断调整、打磨。对我们规划的养猪O2O项目,经过分析重新定位为乡村游+绿色农产品平台,被二狗视为违背了“初衷”——让城里人都能养猪。然而,项目依旧充满很多变数。

我们的项目得到了市场的强烈反响,很多人和我们联系,有的想要加盟养猪的,有的问养牛可不可以,更多的是想要领养几头猪的。从目前来看,项目依旧炙手可热,前景无限。然而,项目往哪个方面发展,如何落地呢?

终于,二狗从乡下回来了!二狗约我再次见面,我非常激动,因为这将决定是做还是不做以及怎么做的问题。再次见到二狗的时候,二狗面色红润,精神面貌也不错,自信中透出一丝兴奋。我知道,肯定有戏了!果然,刚坐定二狗就说:“经过我实地考察,访谈养殖户,我想出了一个可以让人人都能养猪的解决办法。”

根据之前严格的逻辑分析,最初的定位从经济学上似乎是不行的。但是,二狗总是出奇制胜,说不定真有了新的思路。兴奋之余,我还是问:“如何实现呢?难道我们之前的推理有问题?”

二狗说:“之前的分析没错,不过过于理论和书生气了。现实中的一些情况和我们之前设想的不太一样。我走访了一些猪场,发现了问题,这些问题就是机会!”

“怎么说?”我追问道。

二狗略带骄傲地说:“我们之前认为,领养的方式会增加养殖成本,无法实现规模养殖,这是不正确的。养殖散户自然容易让领养人看得到其所领养的生猪,但是规模性猪场同样也可以做到这一点。此前我们的担心是不必要的。因为按照国家食品安全要求每头猪都必须有电子耳标标识,保证做到可以全程追溯,这样,对于领养过程中确认谁领养了哪头猪也就非常容易了。这跟你亲自到农家领养一头猪,其实是一样滴。”

我点了点头,看来二狗下乡一趟收获不小。二狗接着说:“在调查的过程中,我发现虽然行情很好,可是一些大猪场都把小猪卖掉了。”我接着说:“行情好的话,小猪价格也高。那么卖小猪肯定是为了回笼资金了。”

二狗一拍桌子,说:“对!规模猪场的资金链一直都非常紧张。因此,即使行情好,猪场也不得不出售小猪补充流动资金。要知道,现在的行情一头猪养到出栏可以赚上千元,而出售小猪只能赚300-400元。”

这我是知道的,牧原和温氏二季度的财报都非常亮眼。我突然有一个疑问,“既然养猪这么赚钱,那么,为什么行业外的资本不进入呢?”我问道。二狗略显得意地道:“因为,养猪业不仅是资本密集型、更是技术密集型产业,有着很高的行业壁垒。你看很多大佬比如网易的丁磊都尝试养猪,不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吗?归根到底,规模化养猪门槛很高。虽然资本眼红,但是跨界真的很难。”

果然,二狗这次的准备更加充分了,我都再次崇拜二狗了。“但是,二狗啊,”我故作淡定地说,“这与咱们的养猪项目好像没啥关系吧。”

二狗立即说:“不,关系非常大。你看,由于门槛高外部资本很难进入,而业内的除了上市公司外都没足够的资本实现扩张。而我们通过领养的方式,就可以解决这些规模猪场的资本压力,还能帮助他们扩张。这样就解决了你刚才提出的问题。”

我略一思考:找到这些规模化养猪企业普遍存在的资金链紧张这一痛点,我们的“滴滴养猪”也就找到了新的市场定位。这下,我们终于发现了另一个市场商机,“滴滴养猪”的新颖产业模式展现在我面前。今天的信息量太大了!我可能需要点时间来消化消化。

厘清思路,说干就干

和二狗分手后,我一个晚上都在反复思考他的滴滴养猪项目。第二天一见面,我就把我的一些疑惑摆在了二狗面前。

“二狗啊,这好像可行。不过,这对于猪场来讲其实也是一种融资手段。好像和时下非常热门的互联网P2P(网络借贷)很相似,或者说,更像是互联网众筹。”我提出了我的看法。

二狗摇了摇头,说:“我们的“滴滴养猪”和P2P、众筹完全不同。

P2P是网络借贷,它属于互联网金融这个大领域下的一个分支。网络借贷实际上也是民间借贷,只是从线下搬到了线上而已。借款人的信用和抵押物如何?一般借贷,是出借人自己控制风险,而网络借贷只不过变成P2P平台代替出借人控制风险。而我们的滴滴养猪是买卖关系,购买人领养的时候已经获得了小猪的所有权,只是让猪场帮助他代养直到小猪养大出栏。”他得意地看着我说,“这样一比较,是不是就清楚了。一个是借贷,一个是买卖,二者有着本质差异!”

我点点头,又问:“和众筹又有何区别呢?”

二狗继续说:“众筹呢,无论是股权众筹还是产品众筹,或者其他类型的众筹,都是参与者凑钱集中力量办一件事,参与者的风险是共担且无法分割。参与众筹的人相互之间、发起人和众筹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也是一事一议,五花八门,无法标准化,比如餐厅的众筹。可是,我们的滴滴养猪模式,每个领养人只与养殖企业发生买卖和代养关系,领养人与领养人相互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另外,我们可以根据购买时间不同、代养期限不同、出栏日期不同、出栏价格不同,成本和收益自然也有差异。既使同一个人领养时间不同,市场行情也b不尽相同。所以,滴滴养猪和众筹更不是一回事了。”

果然有点意思了,确实和众筹不太一样,我信服地又点点头。二狗继续说:“还有一个更大的不同,”二狗略显神秘地说,

“正是因为买卖标的物的统一,我们可以实现标准化,能够快速规模复制。而众筹的标的物是差异化的,每个项目都不同。

因此,相比众筹,我们的市场空间大太多了,复制起来也非常快速。你也大概知道中国的养殖规模吧?”

“如何控制风险呢?”我又抛出了昨晚思考的另一个问题。

二狗又点了点头:“好问题。我们只选择具有一定规模的猪场合作。一方面,规模化猪场硬件好,饲养技术强;另一方面规模化猪场通过和我们合作,可以大幅度降低饲养成本,即使是猪价低的时候,也能确保盈利。”二狗说道,“有了一定数量的猪场合作后,就发展纵向一体化,实现对上游供应商的对接,集中采购饲料、兽药、设备等。这和我们之前的设想是高度一致的,猪场只需要养好猪就行了,其他的我们来做。帮助企业提高饲养效率,是控制风险的最根本的措施。所以,是不是和我们最初的设想差不多?”

看来二狗已经想的很周到了,我不仅佩服地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这样是可以实现标准化、可复制。另外,养猪业属于完全自由竞争市场,不可能产生垄断,即使是温氏和牧原规模这么大,在全国的占比也不值一提。”我说道:“我们还可以向终端产品发展。因为通过对原料的控制已经实现了猪肉产品的完全标准化,因此可以接着打造一个终端消费品牌,这一潜力更大。”我始终对于终端消费品有着一定的执着,现在公众对食品安全问题最关注。

二狗:“是的,不过终端消费品牌的拓展难多了,后期可以考虑。”

“那么我们的’滴滴乡村’呢?”我迫不及待地问道。这和我们的设想更近了很多,马上就要到终极目标了!

二狗接着说:“粮食其实和猪肉一样,具备高度标准化的特点。因此,我们后期也可以推出粮食“代种”服务,并且是为了食用而不是投资收益。至于其他的生态农产品和旅游度假,可以与粮食“代种”结合起来。”

我激动地说:“二狗,打算啥时候行动?”我再次热血沸腾,不仅是因为项目有望,更是因为能够实现田园牧歌的美好愿景。二狗说:“说干就干。首先是实现生猪领养,把这种养猪模式推广开来。然后发展产业链上游,接着引入终端消费品牌,继而是粮食代种、乡村游等等。”

至此,“滴滴养猪”,一个新的产业帝国展现在我面前。

《莫华专栏·创业计》为莫华专栏(微信公号:mohuazl)推出的系列连载文章,旨在通过幽默风趣的故事阐述商业逻辑和本质。未经授权不得进行商业转载,非商业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作者2016-9-27 18:17
admin
粉丝0 阅读174 回复0

精彩阅读

推荐视频

排行榜

专访

用心服务创业者
0755-23000632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info@ceoweb.cn

扫一扫关注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粤ICP备1307805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