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借助公益创业,却强迫幼女卖淫,这是有史以来最畜生的创始人

(图左秃头为犯罪嫌疑人王杰)

写了这么多创始人,这是最绝望和悲凉的一次!

有些故事,根本就不是故事,而是事故。

估计很多人都看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一部韩国电影,名叫《熔炉》。

讲述的2000-2004年光州一所聋哑障碍学校一群孩子遭受教职工性暴力的事件,情节不忍直视,揪心地让人心疼。

而就在昨天,当大家都开心地刷屏伍迪·鲍勃得诺奖时,中国版《熔炉》案件犯罪嫌疑人王杰被最终宣判,以强奸罪和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

案件堪比白银杀人案 情节极其严重

这是一起什么案件?

这是一起长达九年的性侵女童案,牵涉女童数多、时间之长,令人震惊。

更令人愤怒的是,犯罪嫌疑人王杰的作案工具竟然是一家慈善网站。

表面上看是为当地贫困儿童募集助学金,但实际上他却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披着捐款和慈善的外衣,到处敛财、诈捐、并且长期性侵当地受助贫困女童,并威逼利诱胁迫未成年孩子从事钱色交易!

抓获王杰时警方在他的电脑上找到了几十部性侵女童的视频,是他专门拍下,用来要挟女童和进行交易的筹码。

从贫困山村教师到吃人恶魔

故事发生地点,广西西北部的隆林各族自治县。

这里以前是个民风淳朴步行到哪都不超过半小时的小县城,现在却成了深圳老板眼中“有学生妹玩的地方”。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犯罪嫌疑人王杰。

王杰,土生土长的隆林本地人,小时候家里穷的叮当响,父亲和大哥早已过世,只有母亲拉扯着4个孩子,非常不容易。

1999年王林读完师专后,就一直在当地村里的小学教书,但他一直有一个画画的梦想,2006年他参加了一次成人高考,结果被一所重点美术院校,但是,家里实在拿不出1.2万元学费,就没去成。

太穷没去上大学 开始在家创立慈善网站

没上成大学的王杰,恨透了贫困,扭头就在同年3月份创建了一家慈善网站——百色助学网,自称要帮助上不起学的穷孩子。

就算我们相信帮助更多山里孩子上得起学真是他的初衷,但之后的一切似乎全都在朝着恶的深渊越走越远。

刚开始,他自称经营网站工作量大,招募了一群有爱心的志愿者为他工作,但没过多久,他招的志愿者就都不愿在他那工作了,莫名其妙都离开了。

因为这个慈善网站真的有问题

刚开始的时候,暴露出来的问题还很少,主要有三:

第一,当人们在网站上输入“中国希望工程”时,第一个弹出来的却是“百色助学网”。当时百色助学的网址在网页上排名第一,网页做得相当精良,很有专业水准。

第二,这家网站没有对公账号,爱心捐款直接汇到王杰私人账户。对此王杰给捐赠人的解释是,因为穷资金不足,就没去申请注册,所以没有对公账号。但,曾经的某网站你懂的,没钱怎么会飙到搜索排名第一呢?

第三,2008年以后网站明显变了味儿,只有女学生资料和照片,在此之前,贫困生资料男女都在网上挂着,而从这一年开始,王杰只放女学生,并且在沙梨乡、蛇场乡等多地开办了“女童班”,专门招清一色的女学生。

最终被一名义工怀疑并跟踪调查

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2014年,山东义工秋楚突然收到一条受资助的女学生发来的QQ留言,说王杰对外提供的受助图片是假的,她没有得到秋楚捐的那么多助学款。

这名学生还表示,王杰说要领助学款的话必须去他家,学生说不敢去,王杰就取消了她的资助资格。

这名女生的欲言又止,让秋楚感到有些不寻常。

随后他就开始在网上刻意接近王杰及他身边的捐助对象,于是有了更加惊人地发现。

当时,他的一个义工朋友在QQ上跟王杰聊天时,偶然问起“你们那儿做助学,是不是还有其他能得到的东西?”王杰回答说:“你想得到什么呀?”感觉不对劲的义工朋友继续追问下去,王杰发过来一条信息说,如果对方能拿出两万或者是三万,他就能够提供一名中小学女生,“到你那儿陪你过寒假或是暑假”。

“你找的那个助学网站不行,你得赶紧去考察一下!”听完义工朋友的话,秋楚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公益助学竟然沦落为黑心生意

随后秋楚就开始进一步的调查,他乔装成江西的一名老板“袁航”,表示要向王杰的“百色助学网”资助30万。

为了取得王杰的信任,又与一个名叫张钧的广东老板取得联系,他俩在网站上互动较多。交谈中张钧透露,他去过隆林“助学”过很多次,“来隆林真好,有吃有喝有住还有姑娘玩”。

听说是张钧介绍的朋友,王杰对“袁航”毫不设防。得知他有捐款意向,没交流多久,王杰就抛出了“可以提供色情服务”的橄榄枝。为了证明所言非虚,他还在网络聊天时,用手机对着摄像头播放了一段他性侵女童的视频。

“你们过来考察,我给你们提供所有的生活设施,还给你找个小姑娘陪着。”怕“袁航”不相信,王杰陆续从网上给他传了十多部他拍摄的不雅视频。

“从视频上看,被王杰侵犯的小姑娘至少有5人以上,都是十多岁的孩子。”秋楚说,之前总以为王杰在开玩笑,但这么多的不雅视频表明,王杰确实在披着公益外衣,干着令人不齿的勾当。秋楚发誓一定要揭开王杰伪善的面具。

想得到捐助,孩子凭什么要出卖身体?

2014年5月,他抽空去了趟广西隆林县,走访了隆林中学、克长小学和沙梨小学等几所学校,发现孩子们说的情况属实,王杰并没有按照承诺,足额地将资助金额发放到孩子手中,有的被扣掉10%~20%,有的甚至一分钱没有拿到。

“你要想得到捐助,必须付出点儿。”王杰经常这样要挟女学生。

如果哪个女童想拿到助学金,就必须听王杰的话。不听也不行,会有视频把柄在他手上握着。

陆芸(化名)是王杰口中“从小学吃到现在”的一名壮族女生。她永远忘不了12岁那年,她被王杰侵犯时的情形。

当时陆芸还在上小学六年级,从朋友那里得知“百色助学网”后,家境贫寒的陆芸和同学黄莉(化名)很快成功申请到了资助。领取资助时,王杰以办手续为由,开车将她们从村子里接到隆林县城。

出于对资助人的信任,她们毫无防备地被王杰带到隆林县夜市街的一家宾馆,当晚,两名小学女童被王杰和他的一个朋友在宾馆房间给侵犯了。黄莉一直记得,侵犯她的那个人叫“王杰”。

秋楚是通过王杰的QQ空间找到陆芸的,联系上陆芸后,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没有人比我更恨他了,他毁了我!”

原来,第一次性侵陆芸后,王杰并没有罢手,他还偷偷把实施侵犯的过程录成视频,日后常常以此来要挟她。

原本为了继续求学而申请的几百元助学金,变成了陆芸的噩梦。在班上排名靠前的陆芸,中考前发现自己怀有身孕,不得不退了学。打工期间,她也时常受到王杰隔三差五地骚扰。

4名女童决定站出来 联手扳倒大魔头

之后,秋楚整天被这件事折磨得睡不着觉,一想到那些孩子还在受罪就寝食难安,后来基本上辞掉了工作,开始全力调查此事。

得知秋楚在调查王杰的丑恶行径后,陆芸和其他一些受害女生渐渐聚集在一起,帮秋楚一起搜集证据。

(为了揪出王杰,秋楚往返隆林11次,独自向孩子们取证、调查)

找到了十来个受害者和知情人,但只有4人愿意协助调查,其他人则提供了资料。

为了获得视频证据,梅子不惜主动靠近王杰,“羊入虎口”,获得他的信任。放下戒心的王杰越来越肆无忌惮,甚至要梅子帮她一起拉女孩下水,“13、14岁的,给你1万,漂亮的处女更高。”

大量证据被逐渐聚拢:2.7万件证据,包括性侵视频、照片、聊天记录,还有证人证言。

持续1年多的暗访,他们渐渐摸清了“百色助学网”背后的秘密:

1.王林没有其他工作,外界捐款是主要收入来源。

2.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王杰在宾馆、出租屋性侵多名女童,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未成年人。

3.利用受助女童的弱势和无知,王杰组织她们为广东、上海、江西等地多名有特殊需求的老板提供性服务敛财。

“王杰很会挑学生,他侵犯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山区最弱势家庭的孩子,他利用了她们的无知和无依无靠。”秋楚说,他接触过多名受害女生,这些大山里的姑娘受传统观念影响,觉得被侵犯是件丢人的事,不敢告诉家人,更谈不上报警。

王杰的兽行掐断了这些出身贫寒、无依无靠孩子的最后一丝希望。

披着公益外衣的助学网站成了王杰的一门罪恶的生意。中青报的记者在调查文章写道,拿着村校教师工资的王杰,不仅拥有一辆奇瑞轿车,还在县城周边买了一块地准备建房,并投资建了鸭厂准备搞养殖。至于这些钱从哪里来,从来没人过问。

掌握2万份资料 爆料媒体后震惊全省

王杰一案之所以能够大白于天下,离不开秋楚的调查和举报,但此事进入公众视野后,勇敢站出来的三个女孩却没能受到很好的保护。

当时秋楚给广西3家媒体的爆料热线打电话,广西电视台记者开始实地走访求证,8月13日晚8时,披露“百色助学网”暗藏惊天秘密的调查节目,终于在电视上播出了。

“那天我一晚上都没有睡,配合调查的那几个女孩子一直给我打电话,都担心地问‘王杰被抓了没有’。”秋楚说,晚上10点左右,陆芸还被王杰电话骚扰,问是不是她把这个事情捅到媒体的,并威胁要去找她。

一名在王杰家居住的亲戚回忆起王杰被抓的经过,还有些惊魂未定。8月13日晚11时40分,江那小区470号的出租屋突然响起一阵踢门声,开门后,几个民警冲进来就把王杰给带走了。

由于保护不当,没有一位孩子愿意出庭作证

但事件曝光之后,勇敢站出来的三个女孩却没能受到很好的保护。迫于舆论压力三位接受采访的女孩子却变得更沉默了。

“当时侦查人员常自称警察找到小然的美容院,引起打工小姐妹间互相猜测。那时电视台在播放王杰性侵的新闻,美容院的同事之间都很敏感。警察的登门,电视的画面,让那里的人都知道了小然就是受害者的事。”秋楚说,自那以后,小然只能选择远离乡土。

而当一封注有“县检察院公诉缄”的邮件,寄到小星公司前台后,引起了同事们的关注。很快各种异常迹象让正准备与她结婚的男友知道了这个她藏了六七年的秘密。原本约定当年“双十节”结婚的两人分手了……

8月13日王杰被捕的那个夜晚,梅子在隆林县城后山坐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将“恶魔”送进监狱,她却久久没从惊慌与后怕中挣脱。在决定举报王杰前,梅子常如孤魂野鬼,游荡在县城的后山、烈士陵园。失去希望的她犹如行尸走肉。

关于未来这群孩子根本不敢想,只求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再也不受打扰,安静过完一生就好。

由于取证太困难,王杰只获得了16年有期徒刑,无赔偿的最终判决。

我们一路奋斗,

不是为了改变世界,

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不对这个社会作恶,

才是创始人最大的底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作者2016-10-17 14:31
admin
粉丝0 阅读120 回复0

精彩阅读

推荐视频

排行榜

专访

用心服务创业者
0755-23000632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info@ceoweb.cn

扫一扫关注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粤ICP备1307805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