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还原东北互联网创业者的窘境:网红当道,壮士“跑路

在创投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则关于东北的创业笑话:

  我打算在东北做个互联网创业项目!

  我去哪里招人?没人!都去了北上广。

  我去哪里融资?没钱!找投资人?没有!找政府?有关系?

  我去哪里谈产品?扯淡!吹牛逼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强。

  我去哪里拓市场?保守!东北对互联网产品接受能力整体就差,慢热。

  我去哪里揽业务?固化!宁可几十万砸线下广告也不肯在互联网上投1万。

  最后,这个人,去做了网红——在网上唱二人转……

  东北网红众生相

  “你瞅啥?”“瞅你咋地,欠揍啊!”。

  “周末出门儿,波棱盖儿卡马路牙子上秃噜皮了”。

  操着一口东北话的刘哥在视频网站映客上用东北话说起了单口相声。5秒之内,香吻、游艇、别墅纷纷送到屏幕上来化成白花花的银子。

  “真爽,直播就是比上班来钱儿块!”85后刘哥操着一口东北话说:“整社会嗑比唱歌给力多了!到处都是唱歌房间,但是主播不可能一直唱下去,这就需要串场。讲个段子很有用,评论个时事啥的都是社会嗑。”

  除了靠才艺和社会嗑谋生的网红,还有靠自虐、猎奇吸引眼球的。

  东北小胖是直播平台快手上的一名网红,只有八九岁的他为了吸引打赏模仿社会人抽烟、喝酒、泡妞。而且这些视频都是他亲妈拍的。

  除了85后刘哥和东北小胖,还有很多靠颜值的东北妹子。她们拥有标志的漫画版网红脸操着粗犷、亲切的东北话常常给人极大的反差感。

  截至2016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直播成为新媒体盈利红海。而在网红的红海中东北主播已经成功占领了直播主战场,前不久网络流传映客直播省份分布图,数据显示东北三省高居前三名,总占比达到30.1% 。此外,2016年微博“超级红人节”票选出的十大网络主播中,有6个是东北人儿。

  从收入来看看,东北网红也是杠杠的拔得头筹。根据某网站采集映客、花椒和一直播三家直播平台主播收入top1000的网红分布地域看,除南方外,沈阳排名第4,大连第5,长春第6。

  网红很热,但创业好冷

  与网红的繁荣景象反差巨大的是东北的互联网创业环境。根据腾讯发布的《2016互联网创新创业白皮书》显示中国TOP50创业活力城市分布图,北京、上海、深圳跻身第一梯队,广州、杭州、成都、重庆、天津、南京、武汉7个城市进入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大多城市仍处于双创探索期,但也涌现出一批黑马城市,如福州、贵阳。东北城市却无一入选。

  难道除了做网红,东北真的就没有什么可以走的互联网创业路了么?

  李明宇是一位来自大连的互联网创业者,2008年毕业后选择去北京发展,中途因为家庭因素又回到大连工作了两年,由于受不了环境,最终选择回到北京开始创业。他对说:“东北的创业的传统打法就是建园区,包括大连高新园区,沈阳浑南新区等。IT产业园在前三年,政府的补助还是很多的,但是后期资金支持越来越乏力了,园区内的政策也开始走低——现在大连软件园新入驻企业,连双软认证都很难拿到,更别提有合作为了。”

  那么,为什么资本不进入这些园区,是不能还是不愿意?

  李明宇表示:“这与东北本身的问题有关。在东北呆的久的人都知道,这地方就是人情,圈子。不认识几个人就没法办事。外面来个投资的,不管是有钱的还是有核心技术的,政府的人先连吃带拿走一圈,等到项目启动了,领导们没有影了。在东北的创业成本,并不比一线城市低。”

  除了资金、最大的问题还是人才。

  一位曾在东北招聘过的互联网公司人力总监表示:“我在东北招聘的时候,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外包产业。只要是做外包行业久的人,基本都是废的。他们没有锻炼出来完整的技术能力,也没有垂直领域的行业经验,很多优秀人才在里面就废了。面试过很多吉林大学、哈工大学等的毕业生,做外包做傻了,感觉真可惜。”

  “振兴东北的话,吵吵了二十多年了。这是根本落不到实处的一句口号而已。外因很多,内因也不少。很让人心痛的话题!”李明宇表态说:“我就是东北人,我的亲人们都是东北人,并没有贬低的意思,但是大家普遍都是安于现状,不做改变,而且害怕改变。旅游出去一圈,回来说还不如老家舒服的年轻人大有人在。”

  对于这样的创业环境网红85后刘哥也表示了自己的无奈:“做网红虽然赚钱但还是不行,媳妇儿愿意跟我,但是她家里还是有些不满意。”

  从85后刘哥的话中能听出网红在东北的尴尬状态,虽然年轻人比较喜欢,但是在主流观念中依旧不是很接受。在东北的人均可用工资不足三千,但做直播哪怕月收上万,在外人眼中,尤其是在长辈眼里,依旧不如月收入两千的公务员。

  85后刘哥无奈的表示“在这,你赚多少钱依旧不如铁饭碗。在女方家眼里最好的是公务员,其次是国企,然后工厂工人,最后跑销售的,像我们这行根本不入流……当然你要是自己有买卖那也可以考虑下,但还是不如国企,哪怕对街那个已经亏了几年的……至于什么叫互联网创业普遍没有概念,这样的人文环境,能出互联网公司也是奇葩了。”

  创业的路不好走,那网红的路未来真的好走么?

  小米科技投资部,MIUI 生态及游戏负责人孙志超认为:”当前的网红的部分相关产品以及网红的投资,很显然是泡沫。倒不是说事情不对,而是人很可能达不到把事情做成的地步。对于投资人来说,投有合理运作机制和商业模式的没问题。投资单个网红风险大,若是高估值就更有问题。IP概念本身就存在泡沫,把网红等同于IP等于泡沫+泡沫。“

  事实上,自从今年3月中国第一网红Papi酱获得罗辑思维和真格基金等机构的1200万投资后,大半年的时间,中国再没有出现一个备受关注的获投网红。而网红的最多的展示形态则只是在视频网站上不断更迭的令人眼花的头像。”

  这里笔者需要申明的一点是很多创业者也自称网红,例如逻辑思维罗振宇。其实他们和网红有很大差别。像罗胖这样拥有较多文化资本的人,运用文化“内容”来制造奇观。但,如果没有这样的资本可供趸售,该如何获得关注呢?

  答案是“用自己的肉身去换”。

  是的,我们一无所有,但我们还有肉体。

  在这样的事件中,他们不在乎是否能够稳定产出有价值内容,只是为了解决当下的困境和欲望,很多人愿意一次性地燃烧,换得一段时间的围观。这类人,我们往往就更加愿意称之为网红。然而这样的网红在东北却是主流,真正能称得上网红创业者的寥寥无几。

  互联网创业本质是什么?

  肯定不是大面积出卖色相以及低俗内容。

  互联网的本质是自由。是信息的自由、沟通的自由、资源的自由……而恰恰是固有而不自由的思想和阶层固化的环境造就了今天东北互联网创业的窘境和年轻人出逃或安于现状的窘迫。

  看来,东北的互联网创业前景不在网红的手里,那它在哪里呢?我们都在寻找答案。

  “新奇”终究是要被消耗殆尽的。未来,网红经济在未来终究会越来越朝向深度、专业、垂直的方向发展,从而长久具备价值的。这不仅仅是靠出卖“身体和形态”的网红所能带来的价值。更需要大量的人才资源、技术资源和资本支持,而这些都是东北所缺少的互联网创业土壤。

  东北以黑土地著称。最近却有报道称东北黑土正在退化,有机质含量已从30年前的5.8%降为4%,全面呈现“亚健康”状态。粮食需要健康的土壤,创业也需要。不过这块土壤生产的不是粮食,而是真理。振兴东北,从我小时候就一直是一个口号。任何土壤如果只能滋生口号和幻想的话,即使有再大的才能也只是砂地或盐池,那上面连小草也长不出来的。

  最后,笔者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北漂,不禁要呼吁:救救俺们滴老家东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作者2016-11-8 10:02
admin
粉丝0 阅读106 回复0

精彩阅读

推荐视频

排行榜

专访

用心服务创业者
0755-23000632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info@ceoweb.cn

扫一扫关注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粤ICP备13078054号 )